Uncategorized

一個「米蟲」的養成

1966年冬天的一個晚上,清泉崗空軍基地的氣溫只有攝氏八度,不但西北風狂飆而且還飄著小雨,是一個非常不適合飛行的天氣。那天在警戒室裡擔任夜間警戒任務的是李少校與他的僚機黃上尉,他們兩人在看完台視的晚間娛樂節目後,就走到警戒室的後面的寢室,全身披掛的躺上床,開始休息。雖然他們覺得那天晚上應該不會有緊急起飛的狀況,但是他們還是不敢掉以輕心,台灣海峽上空任何風吹草動,他們都需要在接到命令的五分鐘之內起飛,去阻擋那些試圖侵犯台灣的舉動,所以即使穿著飛行衣及抗G衣躺上床,是非常不舒服,他們還是得忍耐。
因為警戒室就是最前線,他們是保衛台灣的第一線力量!
那天夜裡十二點剛過,馬公戰管雷達上發現了一批不明機由西南方向對著台灣快速飛來,戰管很快的判別那不是一架客機,因為沒有任何民航機在那時通過台灣附近的通報,於是立刻通知清泉崗的兩架F-104G星式戰鬥機緊急起飛,前往攔截那突兀闖進我國飛航情報區的不速之客。
一陣欲聾的警鈴將酣睡中的李少校吵醒,他不知道出了什麼事,但是一件事他是知道的,那就是他必須立刻出動!他抓起救生背心就往外衝,緊跟在他後面的是他的僚機黃上尉。
剛衝出警戒室的那一剎那,一陣冰冷的空氣由他的鼻腔直灌入他的肺裡,他頓時清醒了不少,一陣雨絲灑在他的臉上,似乎在提醒他,那天晚上與他做對的除了那遠在天邊的不明機之外,還有那瞬息萬變的惡劣氣候。
跳進座艙,一面將救生背心扣好,將安全肩帶扣緊,一方面將發動機啟動,當他鬆開煞車讓飛機開始往前時,他的一隻手還正在將座艙罩鎖上,他有時還真懷疑他怎能有條不紊的將飛機啟動的四十餘道手續,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完成。
警鈴響起四分五十三秒之後,李少校已經駕著他的星式戰鬥機衝進了清泉崗的夜空,他望著地面疏散的燈火,突然想到了在眷村那棟小房子裡的妻女,他們該不會被這雷鳴似的噪音驚醒吧。他知道只要他順利的完成了任務,翼下所有的國人,包括他的妻女在內,在太陽出來之後將不會知道新的一天與過去的任合一天有任何不同,其實這就是他的任務,讓國人能有個安全的環境生活!
在戰管的指引下,李少校帶著他的僚機,一路向西南方爬升,他在座艙裡聚精會神的聽著戰管的指示,同時盯著儀錶版上的雷達顯示,向那不明機飛去,惡劣的氣候讓他的飛機在亂流中抖動的非常厲害,但是他的訓練卻讓他完全沒有被那種不適影響到,而還是全神灌注的注意那在他雷達上的光點。
他必須確定那個光點不會對國人產生任何威脅,這是他在空軍官校畢業時對國家所做的承諾。
黑暗的夜空中,看不見星星,也見不到月亮,那天晚上全台灣的上空只有李少校與黃上尉的兩架飛機,飛在惡劣的氣候中,飛向那不明的目標,去接受那未知的挑戰。
座艙外的世界用肉眼所看到的只是那一片見不到盡頭的黑暗,但是雷達的電波卻讓數十浬之外的目標無所遁形,相同的,對岸的雷達也看到了這兩架在惡劣氣候下前來阻擋他們的利刃。
看著我方前去攔截的飛機,對岸了解了他們測試在惡劣天候下犯台的嘗試,又是一次失敗。那個光點很快的調頭回轉,台灣又通過了一次考驗,全國民眾在天亮之後將不知道在前夜裡所發生的事,除了有些人會抱怨他們的美夢被軍機的噪音打斷。
轉眼那已是五十多年之前的往事了,在那兩岸對峙的時代下,那天晚上的戲碼每月不知要演上多少回,但是在國內的民眾卻從來不知道他們所曾面臨的威脅,因為在空襲警報響起之前,那種威脅就已被那些空軍的無名英雄化解了。
我們自以為是生長在一個沒有戰爭的承平時代,而全然不認識那雙無時不刻在護衛著我們的手。
那天晚上衝進黑暗的夜空來捍衛我們的黃上尉,在另一次任務中為我們的安全獻出了他的生命,如今長眠在碧潭的空軍公墓,沒有人在乎他曾為了我們做了些什麼。
而那天晚上領隊出擊的李少校,在他盡了對國家的義務之後,已由軍中榮退,也因為他數十年來在軍中對國家的付出,在他的白髮暮年,在執政當局的縱容下,他終於贏得了一個新的稱謂,那就是「米蟲」。


10 thoughts on “一個「米蟲」的養成

  1. 讓人辛酸的時代、經過戰亂、奉獻自己的生命與青春、老了落得如此難堪稱謂、台灣怎會興盛?只有仇恨的國家人民、沒有心情做建設、只有任其沉淪!

  2. 1.若天佑台灣,繼續承平。等那些[第五縱隊米蟲]退休,大家天天去她家問安!
    2.若不幸台灣發生戰火,請推他們上前線,同時盯著他們不得要求[政治庇護]或[美國人的爸]等方式,逃離他們最愛的台灣。

  3. 看完真的心有所感, 家父也是空軍飛行員,當年為國家的付出,沒日沒夜,隨時有可能為國犧牲,臨老竟被污蔑成為米蟲, 真是情何以堪. 更為那些當年為了現在這群隨意亂污蔑軍公教的政客們而付出生命代價的英烈們感到不值.如果當年那些英烈們做了其他選擇,或許今天根本沒有兩岸問題,在五六十年前就已兩岸統一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