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十月十日插旗時

一切又歸於平靜。
所有墓碑上的國旗在一個鐘頭之內都已撤光,空軍公墓內的那些一排一排似乎見不到邊的墳,又回到了往日的寂靜,前一天整個墓園佈滿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的盛況不再,留下的僅是在網路上瘋傳的大批相片,及參與人士心中的回憶。
那天,在撤完旗後,我一個人坐在長亭下的石椅上,看著那些墓碑,望著那逐漸蕭颯的天空,想著這是一個什麼樣的緣份,竟讓我能發起在當今社會上引起如此大迴響的活動。
去國四十餘年,每次回國時,我都會到碧潭去,有時是與朋友同去,但是多半時候是一個人前往,去那裡不是為了戲水觀光,而是到那潭綠水邊上的山上,去憑弔葬在那裡的一千多位亡魂。
在那一千多座墳裡,僅有區區幾位是我所熟悉的朋友,然而,其餘的那些似乎陌生的烈士,我又是對他們的事蹟是那麼的了解,所以每次我站在那些墓碑前時,心中總會感到一絲莫名的悲傷,他們不認識我,但是我卻因為他們的犧牲,有了個安全的成長環境,更在我去國的四十餘年期間,讓我在想家時,還有個家可以回。
在當今社會上一片「去中國化」的風氣下,軍人因為是捍衛「中華民國」的關係,竟也遭到了池魚之殃,不但媒體極盡其能的找機會羞辱軍人,政客也想盡辦法來削減退伍軍人依法所領的退休俸,這種情形看在我眼裡除了讓我對台灣的防衛感到憂心之外,更讓我慶幸有一群堅信「國家、榮譽、責任」信條的軍人,在我年幼的年代肯捨身衛國,讓我能在安全的環境下成長。
五十年前當我在高中的時候,我是堅信著有朝一日國軍是會反攻大陸的,而在那個時刻來臨的時候,美國是會盡全力來協助我們的。但是,隨著歲月的增長,我逐漸了解國際上是只有「利益」而沒有「義氣」的,美國會利用台灣來牽制大陸,但是絕對不會為了台灣與中共翻臉,而「反攻大陸」只是一個凝聚國人信心的口號而已,因為那是一個「可以說,但不可以做」的事!
當時的那群軍人,雖然沒有機會執行「反攻大陸」的大業,但是他們卻在那個口號下確保了台澎金馬的安全,而許多軍人卻在這個過程中為了那個崇高的理想犧牲了他們的生命。
為了不讓那些人的忠烈故事消失在碧潭的荒煙蔓草之間,同時讓更多的人了解那段歷史,我於幾年前開始在回國時帶領朋友們到碧潭的空軍公墓去追悼烈士,並將烈士們的故事說給那些朋友聽。
今年三月當我又帶著一群朋友去碧潭時,我弟弟王立綱律師也剛好在台灣,所以他就跟著我一起前去。聽完故事回來之後,他相當的感動,並表示我其實該可以對那些烈士們做更多的事,就在那時,他給了我到烈士墓前插旗致敬的建議。
我聽了之後,真覺得那是一個相當有創意的點子,不但可以表現我們對烈士們的懷念,更可以藉著這個機會凝聚有相同理念的人對軍人們的敬意,於是我立刻開始計畫這個活動。
沒想到這個計畫在網路上宣布之後,反應竟是相當的熱烈,不但大批的群眾表示要參與,前總統馬英九先生竟也主動與我聯絡,表示想參加這項活動,也就是在那時我知道這個活動已超出我個人可以主導的程度了,而且我在八月底即將返美,更是無法親自顧及這個行動,於是商請田定忠教官及何又新女士在台灣幫我統籌規劃這一個行動。
回到美國之後,我繼續用Line與田教官及何女士保持密切的聯絡,在這期間陸續有大鵬文教基金會決定捐贈這次活動所需的國旗,更有許多的朋友捐錢作為購買花朵及餐盒的費用,對於大家如此熱烈的支持,我實在是非常的感動。
在長榮航空任職的嚴玉麟教官也趁著飛到舊金山時,與我聯絡,告訴我他可以找十幾位同學在十月九日插旗的前一天,協助我完成插旗活動的所有前置作業,有了他的這項允諾之後,我一路為這件事而擔憂的心情才稍微踏實了些。
雖然擔心的事很多,但是由我十月六號返抵國門的那一瞬間開始,所有的事就像是有上蒼特別庇護似的,一切都進行的相當順利,就連天氣都是相當的配合,除了在八號那天進行前置作業時下了一場雨之外,其餘的時間都是豔陽高照,讓活動得以順利進行。
在十月九日,插旗活動正式進行的那一天,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竟然有四百餘位朋友前來參與這個活動,而除了馬前總統之外,前國安會秘書長高華柱先生,前國防部長嚴明先生及前駐拉脫維亞大使葛光越先生,也都前來共襄盛舉,這使得那天的場面更加莊嚴。
在幾位貴賓完成象徵性的插旗之後,在十二位小組長的率領下,四百餘位朋友立刻進入墓園,將國旗插在每一位烈士的墓碑旁。而我在那時則帶著那幾位貴賓到十二位我特別挑選的烈士墓前,將他們的英勇事蹟說給那幾位貴賓聽,在關永華烈士的墓前,當我說到關烈士是在他女兒七歲生日那天殉職時,馬前總統臉上的表情頓時一變,他以哽咽的聲音問我:「他的女兒現在還好嗎?」我知道身為兩個女兒父親的馬總統,在那時是真正的體會到了一位軍人的殉職,他們所獻出的並不只是他們有形的生命,更包括了他們全家的幸福!
那天下午及第二天,當我再回到墓園去向參觀的民眾解述那些烈士的故事時,我看著那一排排整齊的國旗,心中幾度激動的幾乎不能自已,那面國旗所代表的是中華民國,那些烈士為了確保「中華民國」的生存而犧牲了生命,在那面旗幟下成長的我,是有義務將他們的英烈事蹟傳播出去。
如今墓碑前的國旗已經撤去,一切似乎又歸於平靜,但是,我知道在許多人的心中,那原本被當下環境而導致的鬱悶心情,卻因這次的插旗活動,而開朗起來,因為在藍天下,那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看起來竟是那麼的燦爛!


One thought on “十月十日插旗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