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categorized

另一段年少輕狂的記憶

回美國之前,有朋友提到馬上就要開學了,我才警覺到已是八月底了,自從兩個女兒由大學畢業之後,我就很少注意到開學與放假的日子,前幾年自己由職場上退下之後,我連日曆都很少看了,這回聽到朋友提到要開學了,卻讓我想起了五十一年前,我高一開學前兩天的事情。
那年因為往剛好是由初中升高中,所以就沒有暑期作業的負擔,整個暑假玩的相當痛快。
那時我家是住在頭份,高中進的是新竹中學,但是因為我初中是在台北念的徐匯,所以幾乎我所有的朋友都是住在台北附近,因此那年我整個暑假都不住在家裡,在台北、基隆幾個同學家玩了半個暑假。
開學前幾天,我預備回頭份去重新當個學生,於是帶著我的腳踏車到基隆火車站去,要將腳踏車託運回竹南,結果不知道是因為什麼事,在車站和辦理託運的人起了一點小衝突,我一氣之下,就決定不託運了,自己騎車回去。
當時,電話不僅不方便而且很貴,寄信又來不及,所以我就根本沒有通知家裡人,就在830日那天一大早七點多由基隆騎車出發,往一百多公里外的頭份騎去。
因為是臨時起意,所以根本沒有計畫要走那條路,只是跟著記憶中公路局車子所走的路線走,由基隆到台北這一段還好,過了台北之後,就開始覺得有些吃力,等到了龜山一帶,就幾乎是推著車子在上坡,那時我的車子只是一輛伍順牌的單速腳踏車,您可以想像由龜山到桃園那段山路,我騎的有多痛苦!
有上坡必有下坡,桃園之前的那段大上坡,在山崎(現在叫新豐)之後,連本帶利的找了回來,我一路往下衝著沒怎麼用力就到了竹北。
記得在下坡時我還想著,人生必須要向那天騎車的過程一樣,年輕時要像往上坡騎車,多受點苦,受點罪無妨,到年老時再去享受那下坡的輕鬆,因為年輕時有吃苦受罪的本錢,如果年輕時享福,到晚年時再去受罪,那是多麼悲哀的事。
當天晚上,快八點時,我騎到頭份家中,兩老知道我是由基隆一路騎回頭份時,不但沒有誇我有冒險挑戰的心,反而罵了我一頓,說我不知道危險,但是我並沒有將那些話放在心上,因為我知道我在他們眼中,是一個不長進不念書的孩子,他們罵我已成了習慣,那些話已對我起不了任何作用。

那天,民國55年的830日,我在13個小時內由基隆騎到了頭份,雖然不是什麼記錄,但是卻在我心中留下了另一段年少輕狂的記憶。


3 thoughts on “另一段年少輕狂的記憶

Comments are closed.